桃理事

团偏珍 all珍

【果珍】人间喜剧 · 十一

刺激!!

他吃了他:

+打架了打架了 诸位开心吗


+嘻嘻嘻嘻 我开心








 


11



 


金硕珍的手机被床另一侧的人从他手里抽出来。可惜他睡得极熟,连带床头的充电器被那人被拔去都毫无察觉。


 


田柾国的短信就刚好就卡在闵玧其用指纹解开金硕珍手机的时候。


 


短信提示的叮咚声绕着金硕珍床边刚走了半圈,就被闵玧其狠狠地按下静音键,在侧耳仔细辨别金硕珍的呼吸声依然平稳后,就拿着手机,光脚踩着地板,走出房间。



 


#


 


第二天早早醒来的金硕珍虽然对显示在主幕上的对话框感到疑惑,但注意力还是被对话框上面的内容分过去更多。



 


“明天休息,可以和哥出去玩吗?”


 


突兀对话的让金硕珍在大致略过一遍后直揉眼睛。




他昨夜睡得很早,可身体还是在睡足八个小时后,条件反射一般苏醒,就像他现在,虽然是嗓子喷火脑袋昏昏,可是手指早已经在对话框无条件的敲出一个好。




 


清晨被窗帘遮挡犹如黑夜,闵玧其的呼吸声就算隔着一个柜子还是能清晰地被他感知。


 


手机上的好字化为短促的一声叹息。




金硕珍犹豫着,手指悬在屏幕上方。




他其实没有什么值得犹豫的理由,这或者只是田柾国为了缓和他们关系作出的一次主动试探,是他们作为同事作为朋友作为家人,在经过剧烈争吵与冷战后,来自本身无可消亡的修复本能。




只是金硕珍现在对他们之间的关系没办法重新评价,他既希望与田柾国有深入的谈话,也担心在面对他说出放过我时,田柾国会因为人与人之间惯性的粘连而开口挽留。




他是已经把‘没有希望,也就没有失望’这句话看透的成年人。可是田柾国和他的关系天生特殊,无论是从他们之间的那一个身份出发都已经让他们有比常人更深的感情连接。更要命的是,这种关系不会随着时间推移而淡化,它只会越来越深


 


到最后,用烙在骨子里来形容也不为过。


 


金硕珍怕的就是这一点。他努力想把自己的生活工作分开大半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怕一旦自己被烙下印,那便是再也去不掉的甜蜜枷锁。




他会因为工作的原因再次对田柾国产生期待,是金硕珍避免不了的事情。而田柾国的短信,再次让他失望,他从不希望私底下田柾国的语气是从队友的角度出发。


 


哪怕把他当成哥哥都好。



 


#


 


旁边的床上的人大力的翻了身。生怕手机的亮光晃到隔壁,金硕珍干脆把手机扣在床上,只手去摸索着自己放在床头柜上的水杯。


 


喝进冷水,虽然人大半部分还在温暖的被子里,但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哆嗦。鼻子随后苏醒,刚深吸一口空气,就被里面分量十足的陌生香水气味晃的屏息片刻。


 


那是他和闵玧其在日本无名的小店互赠的礼物,是和他完全不同的味道,却给他以奇妙的治愈感,于是就赖上闵玧其,让他从沐浴露到香水买了个全。只不过一直到现在,金硕珍都没能适应那味道。


 


喉咙里依然干涸。


 


索性就含了一大口冷水。金硕珍快速重新把自己裹回被子里,用体温将水变温,小口小口进行吞咽。他平躺着,水顺着食道很快流进胃里,直到喉咙润滑至正常状态,才拿起扣在旁边的手机,快速删掉信息之后按下了关机键。


 


房间重回寂静,金硕珍听着隔壁闵玧其起伏规律的呼吸声,脑袋里一点一点空落出来。对于他来说,这还是一个普通休息日的清晨,和以前没什么不一样,而他关于休息日的要求也依然没变。


 


能睡个饱觉就太好了。


 


于是再次调整姿势,安心着睡去。



 


#



 


等到他被什么吵醒时,房间依然昏暗,只有一小条光亮顺着被推开一小节的门照进来,少年把脑袋贴着门框伸进房间,含含糊糊在和坐在床上的闵玧其解释来意。


 


“你哥还在睡”


 


前者坐在床上半挂耳机敲着键盘,逐人之意明显。


 


“可是我昨天就已经跟哥说好了”


 


后者大着胆子顺着门缝灵活地钻进房间,长腿一跨直接窜到金硕珍床边,他还来不及闭眼装睡就被田柾国逮个正着。



 


“哥”


 


田柾国只是叫出一声,身体因为冲进来的动作太猛,自身其实有在缓冲着卸力,还是差点磕到金硕珍床前的小桌子上,亏了田柾国灵活,及时扭了一下,才避免桌翻人伤。


 


总归是很久没有私下见面了,田柾国在还踉跄时伸手扶住金硕珍的床尾,被他躺着横扫一眼之后,就立刻弹起来,规规矩矩的站着,动作虽然小心翼翼,却还是让金硕珍警惕起来。


 


他翻了身,变成侧卧,正对闵玧其。


 


这是几个月里两个人基础的相处模式,金硕珍摆明了就是不想理人的态度。搁在前些日子,就算是在镜头前,田柾国也要顺着他的意,离开他身边半米。


 


可是就在金硕珍将将闭上眼睛的时候,背后床垫的凹陷让他再一次皱起眉头。



 


“哥看我昨天发的短信了吗?”


 


还没等他做出应有的反应,整个人就被田柾国包进被子搂着翻回了正面,也没等金硕珍去拍掉那只滑落到自己头发上的手,田柾国就快速收手下蹲。


 


他蹲在金硕珍的床边,两只手只用手指头扒着床垫,看起来有了十足的委屈。


 


“哥没看!”


 


还是嘟囔着,语气却完全不一样。


 






“.....”






 


房间里实在是昏的让金硕珍看不清他,只能微微起身侧头借着闵玧其电脑反出来的光,细细的顺着暗中的轮廓拼凑。




 




#




 


田柾国刚刚洗漱完,脸上的水汽还没被他完全擦掉,被浸湿了的发梢,紧贴在他的脸颊和额头。




那双眼睛应该是带着什么情绪看向自己的?


 


金硕珍想着,不自觉得眯起眼睛,脑袋里却突兀的串入发生时间久远的某个似曾相识的画面。只不过里面田柾国是站在他床边,眼睛里堆着半串眼泪。


 


他在深夜像金硕珍伸出手,眼睛被泪水浸泡的亮光闪闪,急迫的同时也在期颐着,最后是用气音叫出金硕珍的名字,换来两只手就此在深夜交握。




金硕珍的喜欢便在层层衣服下跳动,发出细簌声响,从此再也收不回来,只能任它与肉体分开,遗留在田柾国身上。





#






也许是田柾国那双眼睛,或者是微微陷进床垫的手指,让金硕珍看着他,刚从喉咙里挤出一个不字,就败下阵来,语气一转,已经把被子往下掀开。


“你先回去穿衣服等我,我准备一下就去找你”







#





有人似乎就在等待这个时机,比金硕珍更早的做出了准备。就像那张手机屏幕亮起来就会出现的照片和精心摆放的手机位置。只让金硕珍内心窜动,瞬间被点燃情绪无法遏制。






早早被装进包里的黑色围巾也被扯出来,四角揉搓成一团,被金硕珍丢在地上。




朴智旻从门口路过,从门缝里甚是漫不经心。




“哥你有看见我手机吗?”




金硕珍这才从手机壳上辨识出那只手机的主人。他本不是把余火随便乱撒的人,只是当下他完全没有克制情绪的闲心,更没有耐心进行细细询问,只是粗暴的点着屏幕,指着照片里的一个人问。




“这个男的是田柾国的朋友?”




朴智旻先是低头仔细看了看他手指的对象,再抬头时,眼睛里已经露出机敏的微笑。




“我不认识他啊”




“这些人我都认识,唯独不认识他”






#






金硕珍从衣帽间出来之后就直奔田柾国的房间,甩门落锁一气呵成。






闵玧其就是踩着甩门声抱着电脑慢悠悠踱到客厅。客厅那边的朴智旻正倚着墙,看见他来了还好心情地挥了挥手。




“要吃午饭吗?”











“你给他看什么了?”






朴智旻眯起眼睛晃了晃手机,电脑就直接被扔到沙发上。闵玧其走到朴智旻身边,看着他摆弄着调出的一张照片。




那上面是一群人的合影,朴智旻指了指田柾国左边的第三个人。





“这个人记得吗?”






“?”




“去年追珍哥车的那个变态私生”





#


这里解释一下小其老师不是故意要看珍珍手机,是因为要趁着他睡觉删一波自己的丑照,毕竟快过生日了,体谅一下体谅一下。


 


小朴,果珍破坏能力者,因为太了解让珍珍炸的点在哪里,所以一撩一个准。


 


这章主要是小其老师和小朴联合搞事情,珍珍马上要回心转意就被他们两个搅和黄 badbad

评论

热度(204)